门前长跪求长兄烟斗抖烟灰烫阴蒂与头贱阴蒂抽肿失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细密的雨珠又重又快的击打在地上,如同泼洒的银珠。天空撕裂出一个黑洞,狂风骤雨如瀑布幕帘遮蔽天地,倾泻而下。

一身白衣本该张扬明媚的乌发美人跪在青苔遍布的石阶上,膝盖已经有大片紫色红肿的淤青。

漂亮的乌发少年额头上满是豆粒般大小的细密薄汗,嘴唇干涸泛白。任凭雨水从发梢滴落,打在脸颊上,又顺着精致小巧的下巴嘀嗒垂落,不偏不倚打在那因为冷涩暴雨而隐约微微凸起的挺翘粉尖上。

湿漉漉的长发黏贴在脸庞,如同被打湿的丝绸般,紧绷成一条线,随风轻轻飘荡。墨色的眼眸中布满水雾却仍然透亮如含璀璨星辰般,执着又倔强的看向那屏风后的主人。

“求阿兄,让阿娘…入祖坟下葬安息。”

密集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在身上,仿佛有无数锋利的刀刃在割伤皮肤。白衣被雨水浸润打湿,粘腻在少年纤细的软躯上,奶包仅有乳鸽大小轻颤,雪白肥臀如同微熟泛红的蜜桃,这种朦胧又勾人的无声引诱,看得站立在一旁的守卫胯间鼓鼓囊囊一大包。

屏风后的青年闻言似有所触动,纤细而节骨分明的长指捏着一把银制烟枪,薄唇微启吐出一缕白雾,屈指在檀木桌上轻巧几下。

门外的两个侍卫将人领进屋内,因长时间的跪坐加上暴雨的折磨,乌发少年差些站不住摔倒在地。

“可是,你…阿娘安息不安息,和我有何干系呢?”

慵懒无骨般依靠在红木软榻上的青年微微眯眸,深邃的眸子中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鸷暗色。他那修长的手指轻轻捻动着细长烟枪,像是百般无聊地翻弄起那银制烟斗。

“…阿娘虽为继母,但身为我沈家的正妻,理所应当陪伴阿爹入祖坟。”

沈星肆似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,眼眉微挑轻蔑如同审视某个物件般打量着曾经府中最受宠的幼弟。

“正妻…?一个妓子…也配?为兄知晓枝意最近在用功读书想要考取功名,没成想,这没考已经读昏了头。先不说为兄同意与否,怕是大伯父那边就能连人带棺挖了丢进荒山野岭,亦或者是…乱葬岗。”

乱、藏、岗。

沈星肆似是故意般一字一顿,咬字清晰让沈枝意听得清清楚楚。

漂亮的乌发美人脸色瞬间惨白,不可置信般墨眼圆瞪,贝齿近乎要将那红唇咬出血丝来,慌乱无措,茫然无助得爬了几步,跪坐在那青年面前,透去乞求的神色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首页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强制爱了自己的死对头(1v1) 死去的xp不断复活 美人影帝和他的大屌助理 常家三兄弟的小娇妻 软和娘子(古言,高H) 重来又如何 (1V2 高H) 姚姐的狗(年下 高H) 壁上书【古言 h】 仙娥丹(h) 有瑕(父女,高H) 晨昏不寐(古言骨科1v2) 电风扇与西瓜汁(青梅竹马h) 调教西门庆 咫尺(纯百H) 直男,你的oo为什么吃我的xx(np) 瓜皮表弟 白厌夜喜【年代童养媳】 捡到一只猫 武女皇淫记 宫妃